李知县私访(民间传说)

作者 :郭步云 刘俊良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 :2018-11-05

  公元一八七七年,清光绪二年、即丁丑年闰五月二日,宁津来了个李知县。李公名秉衡,字鉴堂,奉天海城县监生。李知县在任至光绪三年十月,历时仅一年又五个月,便来“升擢之信”;后历官至山东巡抚、四川总督。 据说,山东省在济南为他修的有。“李公祠”。宁津为之立德政碑,“以志民之不能忘也”。碑文有云:“升固民之默祷者。然而民之望公,如望岁焉,如望慈父母焉。公之去也,民将难乎为情矣。总稽公之善政,不可胜述。”“虽妇孺,亦乐道其祥”。李知县升迁时,民不忍去,以“拖靴留念”,即把李知县的靴子脱下来,悬挂城西门五、六十年,笔者花甲之人,童年亦曾见过。见靴如见公,以示怀念之情。二十二年后即一九00年,李秉衡在八国联军由天津进迫北京途中,曾率勤王兵,与义和团驻河西务,抗击外寇,并死于国难。
  李知县在任宁津时,善于私访,并且将目睹耳闻之事,经伟分明地“剔除奸蠢,庇护善良”。如有一次,他带着一名护卫,腰插铜锤,于半夜三更时,到城周围查更,被一个更夫打了一棍子,幸他平日喜武,一铜锤架了出去,没被打着。更夫一看打了县太爷,吓坏了。没想到,李知县却笑呵呵地说:“这打更的还真管事!”不但不责怪他,还偿给他十吊钱。 
  李知县在夜间到城厢四关走走,暗听老百姓对县政的议论,这已是他的习惯。有一天晚上,他腰里插了把铜锤,带着一个护卫,信步来到小十字街,拐弯往北走去。这时,天已半夜,家家关门闭户了。他正走着,忽然发现路西有两间小屋,从门缝里透出灯光来。他从门缝里向里看去,原来是一对中年夫妇,正在抱着棍子推磨。这俩人面黄肌瘦,衣着褴褛,一看就是穷苦人家。他便想听听这俩人说些什么。于是站下来,侧耳细听。两人果然说起话来。 
  男人说:“听说新来的这位李大人,为官很好,关心老百姓,不知是真是假?. 
  女人说:‘“很好!好他奶那个x呀!好么呀!来了这些日子,怎么不给咱买头小驴? 咱还是抱着棍子推磨?” 
  李知县听完这些话,不声不响地回到衙门去。 
  第二天,李知县把西关的“地方”叫来,一打听,原来这家姓李,家里很穷,夫妻俩,还有两个孩子,没有土地,依靠人力给别人磨麦子为生。李知县令“地方”把这对夫妇带到大堂上来。可把这两口子吓坏了。他们心中纳闷,不知为什么被传到大堂。吓得跪在大人面前不敢言语。 
  李知县和善地问:“你们家有盐吃吗?’ 
  男人回答说:“没有。” 
  李知县说:“我给你钱,你到盐店里买一斤盐来”。 
  男人遵命买了一斤盐,拿到大堂上来。那时期的盐,都是官办盐商专卖的。这种官盐商卖盐,少斤短两是明的,老百姓谁也不敢计较,成了合法的了。这一点,李知县是知道的。所以,他随后就把盐店经理传来,当堂称盐。一称,不够一斤。李知县大声怒斥,盐店经理叩头求饶。 
  李知县问盐商:“你愿意认打,还是认罚?” 
  盐商问:“认打怎么说,认罚怎么论?” 
  李知县说:“认打就打四十大板,认罚就拿二十吊钱。” 
  盐商甘愿认罚。拿了二十吊铜钱,叩头道谢而去。 
  李知县向李家夫妇说:“你们把这二十吊钱拿回去,买头小驴吧,别再抱着棍子推磨了。”接着,看了看这对夫妇,幽默地说:“回去好好做生意,以后别再骂娘就行了。回去吧。” 
  李家夫妇听了后,向大人叩头道谢,欢欢喜喜地回了家。 
  李知县私访的故事,确系真人真事。过去城关一带,曾广为传颂。

  一九八二年七月四日